加里宁格勒
加里宁格勒素以《琥珀之都》名闻遐迩,是俄罗斯最西部的城市。这里正在准备举办世界杯足球赛,2018年这里将举行世界杯小组赛!
加里宁格勒是历史悠久且命运非凡的城市,它由条顿骑士团北方十字军在750多年前建造,大部分时间属于普鲁士的一部分,得名《柯尼斯堡》。
加里宁格勒及其所属地域在二战结束后被划归苏联版图。目前,加里宁格勒是俄罗斯最西端的中心,与俄罗斯其它地区并不交界。但加里宁格勒作为俄罗斯在欧洲的前哨阵地,对本市的德国历史深感自豪,并努力保留祖先的遗产。

《这是一个同时位于海边与河畔的大城市,便于海上贸易,也便于研究远方的土地。像柯尼斯堡这种城市可以被称为是扩展知识、人与世间的合适地方。》——伊玛努伊尔·康德。
柯尼斯堡由条顿骑士团北方十字军建立于1255年,在1724年获得了现代地位。

城市在欧洲国际生活中起到了重要作用。世界首个新教国家——普鲁士大公国的成立就与柯尼斯堡有关。柯尼斯堡大学建立于1544年,成为吸引科学文化活动家的中心。
1. ©Sputnik/Igor Zarembo/从加里宁格勒再次出发远航的俄罗斯《克鲁森施特恩》号帆船
2. ©Sputnik/Igor Zarembo/加里宁格勒纪念路易莎女王路得派新教教堂
3. ©Sputnik/Vladimir Fedorenko/加里宁格勒的《渔村》
4. ©Sputnik/Igor Zarembo/加里宁格勒弗里德里赫堡的部分工事
著名哲学家伊玛努伊尔·康德终生生活在柯尼斯堡。作家恩斯特·泰奥多尔·亚马多·霍尔曼也在这里出生和学习。杰出的文化科学活动家、哲学家约翰·赫尔德、约翰·费希特、天文学家弗里德里希·贝塞耳、作曲家里哈德·瓦格纳以及其他人也在这里生活和工作过。

在此情况下,在整个历史上,柯尼斯堡与俄罗斯的历史紧密相关。彼得大帝在这里研习炮击基础,可能还查看了加固城堡的装备,这有利于他建设俄罗斯喀琅施塔得。叶卡捷琳娜二世也视察了柯尼斯堡。到过柯尼斯堡的还有历史学家卡拉姆津、统帅库图佐夫、诗人茹科夫斯基、巴拉丁斯基、涅克拉索夫和马雅可夫斯基。

但决定柯尼斯堡在1945年命运的不是柯尼斯堡与俄罗斯的历史联系,而是它作为波罗的海不冻港的位置。按照波茨坦公告,德国东普鲁士州的一部分被转交给苏联。1946年7月4日,柯尼斯堡改名为加里宁格勒。
©Sputnik/Igor Zarembo/加里宁格勒琥珀博物馆馆藏中内含古代昆虫的琥珀
似乎,柯尼斯堡市的主要宝藏是大海赠予的,90%的海洋琥珀储备都在加里宁格勒州沿岸。松香在这里有着自己的博物馆和工厂,保存者与收藏家。在城市的旧货摊上可以买到任何琥珀装饰。

关于琥珀的传说讲述了海王女儿尤拉特的故事,她爱上了普通渔民卡斯季季斯。尤拉特的父亲听说后,盛怒之下用雷电劈死了渔夫,叛逆的女儿被他钉在了海底城堡的断壁残垣上。尤拉特从那时起为心爱的人哭泣,海浪把她的眼泪以琥珀块的形状抛向岸边。

这里曾建造过著名的弗里德里希·威廉一世赠给彼得大帝的琥珀屋,但后来消失了,了无痕迹。在二战期间,琥珀宫被德国军队从圣彼得堡郊外的皇村运走,再度出现在东普鲁士。在柯尼斯堡的皇家城堡,1945年1月人们最后一次见到琥珀屋。从那时起,它就失去了踪迹。
©Sputnik/Igor Zarembo/基督救世主大教堂和胜利广场凯旋纪念碑
必看景点
(主教作礼拜的)大教堂建筑是柯尼斯堡的主要名胜。文献中首次提及大教堂是在1333年,但大教堂建筑最终落成于1380年。二战期间,大教堂建筑严重受损:所有陈设遭到摧毁,几乎只剩下几堵墙。大教堂长时间处于悲惨状态中,但1992年最终开始修复。

今天这里坐落着一个博物馆,在此可了解城市历史、观看硬币和纸币藏品,以及木雕图书馆。这里有两个机构,其中一个是俄罗斯与欧洲最大的。经典宗教乐爱好者们可以在这里聆听主题音乐会。著名哲学家伊玛努伊尔·康德之墓就位于在大教堂的墙边,而普鲁士霍亨索伦王朝的统治者们被葬在大教堂的圣堂部分。
1. ©Sputnik/Igor Zarembo/从加里宁格勒普列戈尔河眺望大教堂
2. ©Sputnik/Igor Zarembo/加里宁格勒的克奈普霍夫老区大教堂
3. ©Sputnik/Igor Zarembo/加里宁格勒康德岛20世纪后半叶雕塑公园大教堂塔楼俯瞰
4. ©Sputnik/Igor Zarembo/加里宁格勒大教堂钟楼上的三面大钟
无论儿童或成人都会对世界海洋博物馆感兴趣, 里面陈列着船模、海上地图,以及与地理发现、考古和捕鱼相关的展品。但主要的是,等待博物馆访客的不仅有玻璃下的展品,这里还有真正的船舰,可以内外观赏。

在博物馆收藏的船舰中,有闻名于世的《勇士号》科研船。它航程80万海里,是20多个国家学者工作的地方,挪威海洋生物学者, 探险家托尔·海尔达尔和库斯托曾在船上受到接待。参观者可以在真正的战斗潜艇B-413内亲身体验。这是俄罗斯保留下来的唯一一艘以前制造的使用原子能的潜艇,该潜艇保持着从俄军退役时的状态。
1. ©Sputnik/Igor Zarembo/加里宁格勒世界海洋博物馆中的世界展览船模锦标赛期间展出的拖船模型
2. ©Sputnik/Igor Zarembo/加里宁格勒世界海洋博物馆大楼
3. ©Sputnik/Igor Zarembo/游客在世界海洋博物馆新楼中参观《深处》展品
库尔什沙嘴距离加里宁格勒半小时车程,这是一个陆地狭长地带,沿波罗的海沿岸从俄罗斯泽列诺格拉茨克蜿蜒到立陶宛克莱佩达,长度近100公里。这里的沙丘与松林相映生辉,游客可以在波罗的海的咸水中游泳,也可在库尔什湾的淡水中游泳。在候鸟迁徙季节,库尔什沙嘴上方每天都有多达100万只鸟儿飞过。2000年,库尔什沙嘴被列入联合国科教文组织世界的世界遗产名录中。
1. ©Sputnik/Alexander Zinoviev/从看台上观察《库尔什沙嘴》国家公园内的《蝰蛇》高岗
2. ©Sputnik/Igor Zarembo/库尔什沙嘴的《舞蹈森林》
3. ©Sputnik/Igor Zarembo/《库尔什沙嘴》国家公园内的野狐狸
在加里宁格勒,单是逛街就令人心情愉悦,因为城市建筑把过去和现在令人惊讶地揉合在了一起。居民们努力小心保存欧洲历史传给他们的遗产:城门、多座城堡、路德派教堂和天主教教堂。

此外,加里宁格勒的绿化非常好,有些地方多半让人想起种植有异域风情植物的公园。椴树、红枫、悬铃木、山毛榉、栗子、核桃——这些树木似乎是从全世界收集来,装点城市的空间。
©Sputnik/Alexey Filippov/加里宁格勒十月岛上为2018年世界杯足球赛而建的 《加里宁格勒体育场》 平面图
加里宁格勒体育场
加里宁格勒不是2018年世界杯足球赛的主要举办地,这里将仅仅举办小组赛阶段的四场比赛,日期分别是2018年6月16日、22日、25日和28日。 《加里宁格勒体育场》 能容纳3.5万人。

《加里宁格勒体育场》 呈椭圆形,位于十月岛上。按照方案,在举行世界杯足球赛后,1万个位置可拆卸下来。

不计划在平台上安装伸缩顶,而只是安装遮光板,这是国际足联的章程要求。在世界杯足球赛结束后,足球场将成为当地《波罗的海》足球俱乐部的活动场地。按计划,体育场将是多功能的:除了足球赛,还可举办其他种类的体育比赛和音乐会。现在加里宁格勒一共只有1个体育场,只能容纳1.6万名观众,建于1892年。

2018年世界杯足球赛促使加里宁格勒地方政府完善十月岛的设施。在过去许多个世纪里,十月岛都处于撂荒状态,没有用作建筑规划。按照设计方案,在体育场周围将建起带有公园、码头和普列戈利亚河沿岸街的居民小区。
©Sputnik/Alexey Filippov/建设 《加里宁格勒体育场》
如何前往
火车乘火车的方式必须要求有效的申根签证,最少也得持有过境签证。问题在于,加里宁格勒州不同俄罗斯其它地区相邻,而被欧盟国家立陶宛和波兰包围。从莫斯科到加里宁格勒,火车要走将近一个昼夜。

飞机只要2个小时的时间,且不需要签证。这种方案无论对打算亲临2018年世界杯比赛的俄罗斯球迷,还是外国球迷来说,都是最方便的。
Made on
Tilda